沙市区生活网
社会新闻

小说的价值不是接受训斥而是感受被打动的那一瞬_新闻

时间:2020-07-20 04:0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◎唐山 “村上的小说创作有那么一点像是组装汽车。至于发动机……齐泽克写过一本名为《不敢问希区柯克的,就问拉康吧》的书,旨在从拉康的精神分析中找到解读希区柯克电影的密码。那么同样,我们或许也可以说,不敢问村上春树的,就去问坎贝尔吧。”翻开张悦

◎唐山

“村上的小说创作有那么一点像是组装汽车。至于发动机……齐泽克写过一本名为《不敢问希区柯克的,就问拉康吧》的书,旨在从拉康的精神分析中找到解读希区柯克电影的密码。那么同样,我们或许也可以说,不敢问村上春树的,就去问坎贝尔吧。”翻开张悦然的《顿悟的时刻》,许多话让人久久玩味,也包括这句。

在汉语阅读圈中,约瑟夫?坎贝尔算不上家喻户晓,他被《星球大战》的导演卢卡斯奉为精神导师,此外,还是《达?芬奇密码》中符号学家的原型。

坎贝尔开创性地提出:科学与神话并不冲突,科学就来自神话中的萨满精神,科学家像萨满猎人一样,在好奇心驱使下,不断向未知探索。他说:“人类对自身必死性的认识,以及超越死亡的愿望,是神话产生的原动力。”

这意味着,现代人同样需要神话,我们的人生仍是一部探险史,我们都正在心中写着自己的英雄史。

用坎贝尔来理解村上春树,有些出人意料。但很好地解释了,为什么村上的小说彼此雷同、格局有限,却赢得如此多的读者共鸣??它们本来就是印刷版的西部片,是发生在地球上的《星球大战》。读者们愿意跟着村上春树,去按摩心中的英雄梦。

这种顿悟式的文艺评论,精彩到令人拍案。

“科学”压倒一切,文学必须投降

文艺评论有两种,一种是学者式的,一种是作家式的。前者重逻辑,通过严谨分析,得出“规律性认识”,然后用它约束创作。后者则重感悟,试图告诉读者,作者为什么如此写、如此写的好处等。

比如金圣叹在评《水浒传》时,称:“只是写人粗卤处,便有许多写法。如鲁达粗卤是性急,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,李逵粗卤是蛮,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?,阮小七粗卤是悲愤无说处,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。”


标签:

Power by DedeCms